今天是:日  星期   

    当前位置 : 首页 > 应急管理局 > 应急管理 > 正文
索 引 号 730414328-2019-000016 有效性 有效
发布机构 应急管理局 发文字号
成文日期 2019-11-11 发文日期 2019-11-11 15:11
内容概述 [人民日报]提升应急效能 守护安全底线 ——二〇一九年“最美应急管理工作者”巡礼

[人民日报]提升应急效能 守护安全底线 ——二〇一九年“最美应急管理工作者”巡礼

发布时间:2019-11-11 来源:应急管理局 作者:应急管理局 发布人:应急管理局 阅读次数: A+ A-
       面对生死考验,他们刀山敢上、火海敢闯。
  面对复杂灾情,他们枕戈待旦、严防死守。
  面对风险隐患,他们坚守一线、防微杜渐。
  当好党和人民的“守夜人”,新时代应急管理队伍以知重负重、攻坚克难的实际行动,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为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而英勇奋斗。
  “生命至上,必须尽最大努力进行救援”
  “砰……砰砰……”2016年4月22日,江苏靖江德桥仓储有限公司发生爆炸。2000平方米过火面积,200摄氏度高温,物料还在不断泄漏,必须人工关阀才能彻底打压火势!
  危急关头,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南京市支队方家营中队中队长助理丁良浩和突击队员主动请缨,在齐腰深的废水和泡沫液中关阀断料。
  “当时总共有3个阀门,都被水淹没,每个都花了20分钟左右寻找。泡在水里浑身刺痛,火辣辣的。第三个阀门最危险,旁边就是流淌火,稍有不慎可能就被火包围。”丁良浩归队时,才发现头盔和隔热服已被烤焦。这样的生死硬仗、逆行而上,丁良浩已记不清经历过多少。与肆虐火魔交锋、与残酷死神对抗,丁良浩战斗在前线的坚毅背影,不惧不悔。
  “阳光女孩”马小凤、“可乐男孩”薛枭、被埋164小时的老人李明翠……这些对2008年汶川地震幸存者的救援,都与应急管理部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培训部副主任王念法有关。加入救援队伍以来,王念法先后参与国内外重特大地震救援16次,和队友救出幸存者60余人。
  是什么支撑他无惧生死、日夜奔袭?“生命至上,必须尽最大努力进行救援。这个职业没有奉献精神是干不成事的,只要党和国家需要,我就会义无反顾冲到最前线。”让更多的人有安全感,这是王念法的初心使命。
  2015年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中国国际救援队是第一支抵达尼泊尔的国际重型救援队。王念法和队友们在废墟瓦砾中匍匐掘进,经过34小时的营救,让受困者转危为安。“成千围观的百姓欢呼‘谢谢中国’,我们让当地老百姓充分感受到中国大爱、中国速度、中国力量。”这一幕让王念法永生难忘。
  救援不能是盲目的,不能只凭一腔热情”
  我国西南林区山高坡陡、谷深林密,对于森林消防员们而言,背负20公斤的装备、攀爬六七个小时的山头是常事,体能就是本钱。
  13年前,进入森林消防队伍时,侯正超还是个“菜鸟”。“我不愿服输!别人跑5公里,我跑8公里;别人做50个俯卧撑,我做200个。”这样的训练强度,让侯正超的手掌磨出血泡和老茧,吃饭时手抖得连菜都夹不稳。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后来各级比武中,侯正超先后夺得6次全能第一、8个单项冠军,并打破了森林消防队伍400米障碍赛纪录。
  如今,面对单一灾种向“全灾种”“大应急”的转变,已经是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特种救援大队三中队代理排长的侯正超,又开始自我加压,学习钻研山岳搜救、地震救援、快艇驾驶等新知识,“我们是应急救援主力军、国家队,关键时刻必须上得去、打得赢,这样才能不负时代不负国,不负青春不负己。”
  “灾害瞬息万变,必须练就过硬本领。”这也是应急管理部矿山救援中心总工程师肖文儒所坚守的。36年来,他先后参与了700多起事故救援,成功救出1000多名遇险人员,从一名救护队员迅速成长为应急救援专家。
  “救援不能是盲目的,不能只凭一腔热情。”近年来肖文儒不断探索实践救援新技术,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先后探索完成了矿用石膏、救护通信设备、计算机在矿山救护中的应用,确立了“技术服务救援、技术指导救援”的原则。
  “忙碌是为了换取千万个家庭的平安”
  “不惜力,特别拼”,是同事们对北京市应急管理局安全监察专员魏丽萍的评价。2004年,面对矿山小散乱差的情况,北京下决心进行整治。从市区出发,最远的矿要开车颠簸三四个小时才能到,魏丽萍坚持每周花3天时间跑矿山,全市400多家矿山基本跑了个遍。谁好谁坏,她都装在心里。
  基础条件好的矿山,她请来专家帮着出谋划策;条件简陋、无改造可能的,她也绝不手软。正是魏丽萍的执拗劲儿,北京市矿山数量在4年间减少了315家,2572个废弃矿洞被一一封堵,矿山安全生产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忙碌是为了换取千万个家庭的平安,这是应急人的自豪和追求。”魏丽萍说。
  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上海,也有一个团队在为这座城市的安全不懈努力。
  3.21平方公里的辖区面积,光27米以上的高层建筑就有256栋,高层建筑消防是上海市消防救援总队黄浦支队车站中队面临的难题。
  “高层灭火最有效的方式还是消防员进入到火场内部近战灭火,这就要求我们要有过硬的体能素质。在火场上要做到一次性把装备都带上去,如果双手抓不下了,那嘴里就再咬一根水带。”用车站中队指导员陈祥康的话说,强度最高的时候,消防员们身背六七十斤装备登上30层,一天至少20遍,这相当于负重把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登了5遍!
  背这么重的装备,登这么多台阶,身体能吃得消吗?“受得了,也必须受得了。快一步,或许就能多救出一个人!”陈祥康回答得很坚定。
  平凡造就伟大。这是一个与生命息息相关的群体——应急管理工作者,每一次灾难来袭,都有他们挺身而出的身影。他们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难,展现了极端负责敬业、善于开拓创新、甘于牺牲奉献的精神风采。
  敬业:对每个生命负责  
  下井3000多次,井下行程可绕地球一圈——数百乃至上千米的漆黑井下,是山东煤矿安全监察局鲁东监察分局监察专员张在贵的“战场”。工作19年来,他消除隐患1万多条,避免重大涉险事故3起,挽救了150多名矿工的生命。
  张在贵是同事眼中的“铁面包公”。一次,在对某煤矿进行安全监察时,张在贵发现该矿爆炸材料发放量较大,部分炸药雷管使用地点不明,库管员又含糊其词。不顾矿方百般阻挠,张在贵步行10余公里下井,查处了3个违规采煤点。
  这时,矿主塞过来一个厚厚的红包,张在贵严词拒绝:“什么时候都不能拿矿工生命开玩笑。”
  利诱不好使,有人威胁:“你要敢罚,今天别想出门!”
  “怕威胁,我早不干安监了!”张在贵毫不畏惧,最终让企业接受处罚,消除了安全隐患。
  长期坚守煤监一线,张在贵左眼视网膜脱落,右眼视网膜出现多条裂缝。即便如此,他依然坚守初心。正是张在贵和众多煤矿安监员们的付出,煤矿安全监察体制建立20年来,全国煤矿死亡事故由每年近3000起降至200多起,死亡人数由每年近6000人降至300多人。
  “没有事故就是最大的成绩。”37岁的张之崟来自上海市应急管理局安全生产执法监察处,他用火眼金睛守护着城市的安全底线。
  去年,张之崟对一家化工企业开展专项检查时,发现企业的氯乙烯湿式气柜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他坚持要求检测:“发现钟罩最薄的地方只有4.3毫米,就差3毫米,氯乙烯气体很可能击穿钟罩发生泄漏。”
  长期坚守在危险化学品监管执法一线,张之崟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每周深入基层3—4天,检查企业超过1300家次,跑遍了上海所有的危化品生产储存企业。
  会不会觉得辛苦和疲惫?张之崟很淡然:“我曾经认识一位老先生,80岁高龄仍然爬上几十米高的芳烃装置和几万立方米的油气储罐,义务指导、服务其他企业。和他相比,我有什么理由碌碌无为、松懈倦怠?”
  创新:与每一秒钟赛跑 
  70多座宫殿、9000多间房屋,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天安门支队故宫特勤中队承担着故宫防火安全的重任。
  有传承——延续从明清时期就有的传统,队员们冬凿冰、夏注水、春除草、秋清叶,最大限度消除火灾隐患。
  有创新——故宫特勤中队研发“肘式水枪”,自制“重叠式水带推车”,推动安装智能感烟点式探测器5674个、吸气式火灾探测器113台,提升了“一分钟”应急效能,实现了消防监控全覆盖。
  传统与创新举措,为故宫扣上了安全防护的金钟罩。这支近50人、平均年龄不到27岁的队伍也有自己的期许:“明年故宫就满600岁了,也是中队建队50周年,我们会用自己的忠诚和坚守,让这颗绚丽的人类瑰宝永远在世界东方闪耀!”
  应对地震灾害,每一秒都意味着更多的生机。在福建省地震局,就有一群和地震波赛跑的“应急人”。
  “过去没有那么快的预警系统,几分钟才能速报出地震的信息。”福建省地震局地震预警中心总设计师韦永祥介绍。2007年,福建省地震局正式立项,研发地震预警系统,目标是地震发生时,将确定地震震中震级等信息的时间缩短至10秒左右。
  去年,地震预警系统正式向社会发布。目前,地震预警工作团队已经完善了省级相关法规和技术标准,并通过部署地震预警专用接收终端、手机APP、信息节点的103个PC客户端等,为首存送彩金的游戏平台应急决策、公众逃生避险、重大工程紧急处置提供紧急地震信息服务。
  奉献:在与世隔绝处坚守 
  在祖国北疆前沿,有这样一座“林海孤岛”——冬季长达半年之久,最低气温零下58摄氏度,最近的村落100多公里,几乎与世隔绝。
  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便驻扎在这里,保护着我国95万公顷唯一集中连片的未开发原始林区,人均防火面积约为2.4万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
  “12年前来的时候,这里还不通车、不通电、不通邮。”老队员布约小兵的家在四川凉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前脚跨出大凉山,后脚又扎进了兴安岭,没想到“比大凉山还大凉山”。
  今年6月,大兴安岭林区金河林场发生雷击火灾,山上的火线绵延不绝。“把天都烧红了,打了不到10分钟的明火,防火眼镜都被烤变形了。”奇乾中队指导员王永刚回忆。队员们与“火魔”鏖战三天三夜,圆满完成扑救任务。
  火场上,会吸血的草爬子同样让人毛骨悚然,被它咬到,轻则头晕,重则死亡。大学生队员胡首第一次被咬时特别害怕,手臂上的草爬子使劲往肉里钻,那种撕心裂肺的疼让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可第二次被咬时,他一声没吭,自己就咬牙处理了。“没被草爬子咬过的人,不算在奇乾干过。”中队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战胜一切艰难困苦的热血,流淌在每个奇乾男儿的身体里。如大兴安岭的樟子松一样,他们扎根于此、昂扬向上,隐于茫茫林海中,守住这片绿色长城。